联系我们

血管紧张素转换酶(ACE2)

产品参数

抗原参数

抗原名称 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抗原(ACE2 antigen)
抗原来源 哺乳动物细胞,融合his标签
种属 人源
货号 K1521
纯度 >90%,评估来源于R250染色的SDS-PAGE胶
缓冲液 1×PBS,pH7.4
用途 仅供科研使用
抗原储存 避免冻融,分装保存,-20℃或更低温度保存
SDS-PAGE SDS-PAGE of ACE2 antigen
产品数据

产品数据

暂未更新

临床意义

临床意义

ACE2的生物信息学特性

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(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I,ACE2)是ACE的第一个已知人类同源物,定位于X染色体p22位点,包含18个外显子。ACE2是由805个氨基酸组成的Ⅰ型膜结合糖蛋白,包括一个N末端信号肽,一个金属羧基多肽酶活化位点(序列为His-Glu-X-X-His的锌结合区),一个跨膜区以及一个C端胞质结构域,其与ACE的N末端催化结构域具有42%的同源性。

ACE2与2019新型冠状病毒(2019-nCoV)

SARS-CoV感染人体的途径,主要通过三个S1-S2异二聚体组成的三聚体SARS冠状病毒S糖蛋白与宿主细胞表面受体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(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I,ACE2)结合,并通过融合前到融合后的构象转换介导病毒膜和细胞膜的融合,完成入侵过程。同源性建模显示,2019-nCoV具有与SARS-CoV相似的受体结合结构域。在SARS感染的5个关键位点中,虽然只有1个被新型冠状病毒保留,其余4个有氨基酸的替换和变化,但相关研究表明2019-nCoV依然是通过与ACE2受体结合导致人体感染,并且其与ACE2的结合模式几乎和SARS-CoV RBD相同。

ACE2与2019-nCoV RBD的关系

新冠状病毒通过S蛋白上受体结合域RBD与宿主细胞的受体ACE2结合,这是病毒感染的起始步骤。发表在BioRxiv的文章“Crystal structure of the 2019-nCoV spike receptor-binding domain bound with the ACE2 receptor”中,作者利用X射线衍射技术,解析了2019-nCoV表面刺突糖蛋白受体结合区与人受体ACE2蛋白复合物的晶体结构,结构分析确定了2019-nCoV中对ACE2结合至关重要的残基,其中大多数是高度保守的或与SARS-CoV RBD中的残基具有相似的侧链特性。这种结构和序列上的相似性强烈支持2019-nCoV和SARS-CoV RBD之间会发生融合进化,从而改善与ACE2的结合。

2019-nCoV RBD/ACE2和SARS-CoV RBD/ACE2的接触残基

参考文献

[1]Jun Lan, Jiwan Ge, Jinfang Yu, et al. Crystal structure of the 2019-nCoV spike receptor-binding domain bound with the ACE2 receptor[J].BioRxiv, 2020.
[2]Roujian Lu, Xiang Zhao, Juan Li, et.al. Genomic characteris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: implications for virus origins and receptor binding[J]. Lancet January, 2020.

相关产品

相关产品